当前位置: Exness最新地址 > exness官网> 正文

16tousd

16 to usd


从趋势到 震荡再到 马丁,我在外汇交易中走了很多弯路。


  按时间顺序排列。


  1顺势而为 突破性进入 策略看了很多文章后确定的第一个完整的交易策略:定义两个 级别,大级别和小级别,当小级别位于大级别边上时,如果转到并突破前一个极端后回调进场。


  百分比止损,止损位是小级别转折时的转折点。


  进场,进场。


  顺势交易的第一种模式,在趋势明显的时候很容易赚钱,波动的行情会持续 亏损


  最麻烦 的是无法应对大规模的V型反转,亏损时被逆市以3:1甚至4:1的浮动盈亏比止损,很烦人。


  试着改进,加了机动保护,却发现该赚的没赚到,该亏的还是亏了。


  复盘和实战都证实了这是一个长期亏损佣金的交易策略,所以我放弃了。


  2赌博式固定 区间突破交易当时,我想到了一个逻辑。


  任何品种都不可能永远在一个范围内来回走动。


  总是要突破的。


  很简单,突破买入,按1:1的比例平仓。


  但显然,区间突破会有反复,一比一的盈亏不足以弥补失败的损失,所以我引入了马丁策略...当时天不怕地不怕,每天赚1%,持续了2个月,然后就遇到了注定的结局。


  澳洲和 美国一次来回8次,所有的利润都被抹去了。


  本想继续翻倍,但发现只要再失败就会损失巨大的50%,手都在发抖,不敢点击下单按钮。


  最后丁丁放弃了。


  然后我绞尽脑汁的改进这个策略。


  3 扩张结构(区间两边的极端值)突破并入市经过前面策略的失败,我意识到固定区间震荡的时间很难把握,但马丁策略决定了你的尝试次数是有限的。


  改变操作级别,或者根据区间的 极值采用移动区间,或者根据波动率设定区间,都无法克服上述矛盾。


  最后,我发现了一个所谓的扩张结构,即在反复震荡的过程中,某个区间两边的极值会向区间外扩张。


  俗称钟口。


  这种区间扩张突破,往返次数相当有限!大多在5次以内,5次以外的就很少见了!这对于马丁的战略来说,简直是一个绝佳的舞台!但是,结局还是很悲惨的。


  因为我的 止盈水平是一比一,随着区间极值的扩大,对止盈区间的要求越来越大。


  在实际操作中,经常会遇到两种情况。


  其一,在未达到止盈位之前,形成了新的区间,而过去在该区间操作的结果仍然是亏损。


  二是扩张得太离谱,几周几月都达不到目标。


  第二种情况会导致巨额的仓位被套牢,成交太少,以至于每年的收益非常少,有时还会有巨额的利息支出。


  在第一种情况下,我试着根据新的区间继续马丁策略,很快就遇到了4次扩仓后又3次扩仓的例子,巨额亏损风险又回到了策略上!总之,这个策略又失败了。


   大数据催生了数字 新闻和数字 传播的诞生   大数据时代带来了先进的 大数据技术


  大数据技术的应用可以 很好地实现新闻的存储和处理功能, 还可以提高新闻采集、编辑和传播的效率。


  新闻的数字化可以很好地实现 新闻事件的透明化。


  同时, 数据新闻的产生和发展也是大数据时代新闻 创新的体现。


  大量的数据不仅可以增加新闻的说服力,还可以预测新闻事件的下一步发展。


  这是在大数据背景下新闻传播的创新。


  何为“ 汇率 操纵国”?1973年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美元指数在1980到 1985年升值逾190%,成为美国监督和敦促其 贸易伙伴经济体汇率升值以及资本开放的最初动机。


  1985年广场协议迫使日元和德国马克升值,化解了美元飙升的燃眉之急,美国随即“盯上”其他贸易伙伴。


  美国财政部自1988年起每半年评估其合作伙伴是否存在汇率操纵,期间汇率操纵的认定 标准经历了前后两个阶段变化。


  一般而言,倘若贸易伙伴符合全部三个标准,则被认定汇率操纵;倘若满足两个标准,则 列入 观察 名单,名单一经列入,至少保持两期报告;倘若仅满足一个标准,理论上移除观察名单;但若与美国双边贸易失衡规模极大,则也会保留在观察名单。


    美国面临的通胀可能是长期性的  过去抑制通胀的几个 因素,使得菲利普斯曲线平坦化的因素面对30年未有之变局出现逆转,美国面临 全球通胀不是昙花一现的周期性的通胀,而是长期的,可持续的,结构性的通胀,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


     大宗商品涨价潮不会长期持续  大家很关注的大宗商品只是第一波,我觉得大宗商品不会长期持续,因为目前来看 中国本身已经率先回归了政策的常态,回归理性。


  比如说中国采取的政策使得去年的一些短期的刺激已经在逐步的被退出,中国的社会融资总量增速从13.4%,下降到现在的11.8%,预计今年3季度进一步下降到11%左右,那时候中国的宏观杠杆率从去年的上升又会重新起稳了。


    这个过程中对信贷比较敏感的部门,像房地产、基建,可能增速要比去年下半年有所 回落


  这个过程中其实从中国本身的需求因素来讲,中国并不会造就新一轮的大宗商品超级周期。


  全球发达国家中央银行放水,刺激需求 预期很高,叠加一些重要大宗商品出口国产能的约束, 今年下半年或者明年也会有逐步的转变,一些国家的产能逐步的恢复,同时到了今年下半年,今年底之前市场对于美国的通胀 卷土重来,引发美联储的政策可能会逐步转胀,缩表预期也会逐渐加强。


    大宗商品现在不能说价格已经进入了周期的顶点,但不会出现大家担心的70年代滞胀的因素。


  这种情形下中国的PPI也会到今年下半年左右就要回落了。


    很多朋友担心的是,现在对企业利润的打击,成本压力的上升。


  CPI和PPI之间有个剪刀差,PPI到了6%,5、6月份PPI高达8%甚至更高的水平,当然对利润有挤压,但是这还谈不上滞胀,这是经济发展,经济周期里面比较短期的阶段。


  就像过去也发生过,2013年有过,2016年、2017年有过,PPI和上游价格涨得多,中下游价格涨得少,对部分行业和企业有所谓的利润挤压的作用,但是持续的时间往往不会太长。


  今年下半年我们预计PPI会随着基数原因和供给需求方面的一些预期,对流动性的预期会有所回落,下半年平均的PPI可能回落到4%—5%之间,对企业的压力会比目前有所减轻。


    我这里想讲的是面临目前全球通货膨胀卷土重来的情况下,只关注大宗商品的优势,它只是散户里的第一波。


  后面还有美国劳动力市场过热,引发国内通胀,特别是租金、服务业价格的上涨,引发美国核心通胀卷土重来。


  以及长线而言抑制3T因素逆转,全球通胀结构性卷土重来。


  
  • 69人参与,0条评论
{音乐代码}